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子 教育博客

关注教育 如切如磋

 
 
 

日志

 
 
关于我

中学美术特级教师,教育部“国培计划”专家库首批专家,安徽省首批“教坛新星”,享受市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级美术骨干教师。曾获全国首届中小学美术教学现场评选(长春)二等奖,全国第二届美术录像课评选二等奖。近期,在安徽淮北师大、广西艺术学院、吉林师大和淮南师院、河南焦作师专美术学院和内蒙古包头少年宫等进行十余项课题的讲学并受到欢迎。2016全国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网“学科名师谈教学”栏目课程主讲以及三节精品课视频.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德国铁路旅行漫游记之幸遇德国老大  

2010-08-02 15:54:36|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葉開德国铁路旅行漫游记之幸遇德国老大

       从六月底到七月,我们一家在德国乘火车旅行。上海到阿姆斯特丹转机飞不莱梅,一下飞机就乘上了有轨电车,放好行李,到威悉河边遛达,喝著名的慕尼黑paulaner生啤,吃德国的肉肠,坚持到熬晚上才睡觉,第二天就把时差倒过来了。不像现在回国,居然从星期二到周末,连续五天了时差都没有倒好,今天还有幸遇上了上海难得一见高温天气——官方预报都是38度,地面上热得轻烟袅袅。

德国铁路旅行漫游记 - 葉開 - 葉開的文學回收站

 

       因为太太工作还没有结束,我们在不莱梅前后断续住了十几天。到不莱梅第二天先去了汉堡,过两天又去了柏林。汉堡给我们最难忘的记忆,就是到处都是活雷锋。我在前面的给同事的信里已经写过一点了。信里说到我们在汉堡找路,每次都是德国人自己友好地找上来问我们要不要帮助的。一路上,居然有四个人主动帮我们指路。我那时就跟女儿说,等我回到上海,碰到有人找路,一定主动上去询问并提供帮助。过去我也做过这样的事情,但遭到若干次怀疑目光的打击,遂不敢勤恳学雷锋了,但碰到别人问路,我还是很认真地帮忙的。不过,在上海要像像汉堡的活雷锋这么做,会让人感到动机可疑。柏林又大又乱,我们印象并不好。去了帕加门博物馆,看了中东的瑰宝。去参观了勃兰登堡门、菩提树下大街、洪堡大学,碰到酷热,太阳当空照,浑身湿潮潮,感觉很不爽:怎么勃兰登堡门前的菩提树下大街两旁的树那么小呢?又怎么门后边的那些街道大树参天呢?回到不莱梅,请教了方家,才知道勃兰登堡门前的菩提树下大街原属东德,现在俄罗斯大使馆还在那里,占了很大一片地方。这位罗老师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出    国,他说西德当时也搞思想工作,把留学生都拉到西柏林,先请教授讲解德国的历史和东西德分割现状的成因,接着把他们拉到柏林墙边让他们爬上去看东柏林。西柏林这里随便爬,东柏林那边戒备森严,五百米内严禁靠近。最后拉留学生去东德吃一顿便宜的大餐。留学生们都感慨,怎么东柏林和西柏林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中国留学生当时的感慨,遭到了很多拉美等地的留学生的抨击,这些留学生大都是激进的左派青年,认为中国的邓搞改革开放,抛弃了毛路线,是叛徒。罗老师回忆说,包括南韩的留学生,还有左派,也批评中国留学生,说他们忘本了。罗老师们当时回答,我们如果不改革开放,哪里有机会出来挨你们批判呢?二十多年过去了,罗老师已经在德国定居,也入籍了,他对中国的感情非常复杂。他痛恨中国老百姓,却热爱中国政府。他理论古怪地认为,中国政府很好很强大,中国进步飞速,但老百姓太糟糕,把国家搞坏了。

德国铁路旅行漫游记 - 葉開 - 葉開的文學回收站

 

       东柏林、西伯林,同一座城市,不同主义之下,居然有这么巨大的差别,连街道的绿化树都不一样,真让我们感到不解。为什么这个主义如此喜爱破坏绿化呢?我们回到不莱梅这座西德的小城市,看到那些参天菩提树,感到透心的清凉和安宁。那时候就想到,如果一个主义连绿化树都要修剪成侏儒,这个主义就洁癖得阴森恐怖了。德国可能是欧洲最好的国家之一,他们近二十年来为两件事情而付出了沉痛的代价。第一件事情是东西德合并,至今还在磨合中,西德需要不断地为东德的四十五年买单,但新的一代人成长起来了,八十年代出生的孩子,已经融入了整个德国;第二件事情是组建欧盟,德国为此也遭受重大的经济损失。德国人现在学到了一点中国人的优秀品质,挺能忍。他们这么忍,算是为六十多年前的前辈还债吧。

       太太工作收尾,我们乘火车去慕尼黑。因为买的是周末票,二十八欧元(可供五人当天来回)。旅途中间到大学城明斯特逛了一阵,然后到科隆、波恩、海德堡,再赶到慕尼黑。后来主要在慕尼黑周边逛小镇。德国跟中国最大的不同,就是小镇比大城市好。前天看《东方早报》专栏里有一位在柏林自由大学读书的博士生写德国的房产问题,谈到德国不像中国这样,一切资源都向大城市倾斜,都在北上广里。在德国,像柏林这样的城市有十二个,人们并不会蜂拥至柏林,更不会在那里搞“驻京办”。这个国家大概已经没有了城乡差别,沿铁路线边上,满眼都是井然有序的田亩、草地、山坡、峰峦,是蜿蜒清澈的水流,是漂亮含蓄的建筑。

德国铁路旅行漫游记 - 葉開 - 葉開的文學回收站

 

       有次,我们从fussen(富森)搭乘postcar到奥地利的Reutte triol这个小城,再转车到德国最高的楚格峰所在的garmish-partenkirhen这座由两个小镇合成的小城市,只见那辆黄色的postbus驶出fussen(富森)镇,从一条阿尔卑斯山脉流下来的小河吊桥前,折向一处山洼。那山洼座落在群山怀抱,四周郁郁,草木葱葱,邮政巴士行驶在这里,让人满眼都是清凉舒爽。我自以为是地觉得,翻过那道山,就是奥地利了,恨不得来个毛氏挥手表示正确和伟光,讵料邮政巴士一个猛子拐弯,进入了一个村庄。村庄干净、安静,祥和,一幢幢新鲜美好的小楼伴随着鲜花在阳光下铺开。一个岔路口有处咖啡吧,几个人在悠闲地闲坐。在德国,你很难一下子辨认出哪个是城里人哪个是乡下人。我看着他们,一样的随意衣着,一样的干净利索。车上就我们一家和三个韩国人,外加一个德国老先生,大家都坐在车上,顺车而去的,不仅是那些梦幻般的村庄,而且还有我的惊讶和向往。这个村庄,就像梦一样,如今已经在我的脑子里渐渐淡下去了,但我觉得,它要洇开,在记忆里,不会很快地消失。这些山村,如果座落在我们国家西部,山还是很美,水也清澈,但村庄就难免脏乱破败了,更不可能有悠闲,不可能有干净利索。我去过西部很多地区,山区旁的村庄,老人的目光都是迷离的,衣服都是破败的,皮肤都是皱褶的,表情都是麻木的。不仅西部,东部的乡村虽然稍微富裕,但很多村庄,也同样是麻木的表情,空洞的目光。……这样想着,发现邮政巴士折回到小桥前,先让过了横马路直行的汽车,然后拐到桥上,开了一段,又绕进了一个村庄。走了这么多“冤枉路”,这才接到一个乘客,他还慢吞吞地从车头拐过来,上车。然后,邮政巴士再掉头,终于向Reutte Triol开去了。这个奥地利小镇不知道怎么翻译,只好照录原文。我们在这里听奥地利语,更是一头雾水。好在阿拉伯数字全球通用,拉丁字母也全球通用,找车次最终还能找到,不过需要一些小小的技巧和耐心。

       我太太在德国一年,懂得了很多乘火车旅行的常识。我们出行,她都在德国铁路总公司DB的网上查好换乘的车站名字和车次,并且打印或者抄写下来,到时候好一站站对站名和车次。因为德文播音我们听不懂,只能自己去对。

       这么多天下来,换了二十几趟车,居然侥幸没有误过一班车,实在是奇迹。

德国铁路旅行漫游记 - 葉開 - 葉開的文學回收站

 

       最惊险的一次,是从柏林到Schwerin(什未林)换车到汉堡返回不莱梅。我太太说,德国火车几乎不晚点的,可是,自从我们来到德国,火车就开始出问题了。这次从柏林到魏玛的列车竟晚点十几分钟,我们本来要在什未林换车到汉堡的,但是按照原来的换乘计划,到什未林站时,我们要换的下一趟车就开走了。一想到要在“荒凉”的什未林车站流落,我们就感到心惊。值得补充地是,那时我们不知道什未林是什么地方,看车站如此不起眼,还以为是无名小地。后来,在网上查询,又看了“Lonely planet”的《德国》介绍,才知道这里是“倒映在水中的珍珠”,是“七湖之城”,可惜我们功课做得不好,错过了。

       但两次都要在什未林换车,只能说是有缘无份了。……因为列车广播了好几次,但我们听不懂,看看时间对不上,我们很着急,太太最后去问了列车上打票的工作人员,才知道,换车去汉堡的话,要提前三站在一个叫做Hulthen的小站下车,换乘下一班。如果我们还是往什未林赶,就错过了。汗!真急人!这趟慢车居然不用英语播音,而只是用德语,强烈抗议德国铁路公司的傲慢。

       我们赶紧下车,发现这个车站完全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满眼望过去,一片麦田的青茫茫。这个地方,不仅没有车站类型的建筑,连站台都没有标明是一站台或二站台,就中间两条铁轨,左边伸到天边,右边钻进森林,都望不到头。我们三个亚洲外乡人,在一百来个欧洲人中间,感到非常迷惘,还带着一点点焦虑和担心。我们懵头懵脑地往地道口走,只见前面一个高大的先生回头问我们:Hamburg?我们连忙答应:hamburg!

德国铁路旅行漫游记 - 葉開 - 葉開的文學回收站

 

       这位先生身材高大,壮硕,一脸络腮胡子,但是神情温和,让人亲切。他用手一指,往前走。我们跟着他,一下子感到心定了。我们过了铁路的另一边月台,发现同时下车的只有我们四个人过道这边,中国式的从众心理又涌上来了,让我们感到有点不安。我们看着那位先生已走到远处,一个人站着,不敢去问他。过了好久,在我们的忐忑不安、用拍照来掩盖自己内心焦虑的过程中,突然有广播声音从无中升起。对面月台的人先是安静一会儿,接着开始走动。有人从地道走,推自行车和手推车的,干脆直接从铁轨上横越,一时有点兵荒马乱的意思。我们明白了,去汉堡,肯定是这个月台,几块小石头从心头落下。我们往那位先生方向看,正好他也往我们这里看。我不由自主地竖起了大拇指。他简单地微笑一下,转过身去。我感到一股无以名状的温暖。

       并不是哪里都能随随便便看到这样厉害的老大级别的人物。我们对他油然而生极大的敬佩。他顺手帮了我们,但并不为此有任何的不适,不给我们带来任何的过多焦虑。就那么简单,但是我们安心了。

       在德国,很多这样的小站,都仅仅只有一个站台,根本看不到车站。有些更是连站台都看不到,车似乎就停在草丛中,人们上上下下,还搬着自行车,非常自在。

德国铁路旅行漫游记 - 葉開 - 葉開的文學回收站

 

       德国的火车站,任何人都是可以随意进出的。没有任何的关卡,也没有一道一道的盘查,更没有下火车之后居然还要验票的中国特色。火车也是随便上,随便下。 那种自由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公交车。在汉堡,我们最惊讶的经历之一,是发现有轨电车居然直接开到了火车站里面。他们的有轨电车全网都是标准互通的,铁轨跟火车互通,跟马路也常常共通。在波恩,我们从车站乘上一列电车,才一站,发现这辆车就出了地面,混进了汽车堆里。但是,这些德国的铁路,只是为德国人民服务的,完全不为我们这些从亚洲来的洋鬼子考虑。德国的小孩子,从小就随父母到处走,到了中学生阶段,还自己出行,又没有语言障碍,对铁路的各种程序自然是了然于心,但我们就不行了。所以,事先做好功课,是重中之重的要务。

    (照片说明,从上到下:1,小站老大;2,楚格峰齿轮火车旁农舍;3,在partenkirhen镇的gathof旅馆眺望楚格峰;4,菲森镇远眺;5,从菲森火车站去奥地利Reutte triol的postbus。)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